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匍匐飞行

敬畏天地,生死皆喜

 
 
 

日志

 
 
关于我

分享是种快乐,孤独也是种快乐, 执著是种快乐,宽容也是种快乐, 战斗是种快乐,悠闲也是种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原)急火攻心的沮丧  

2007-09-21 13:52:45|  分类: 人物纵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急火攻心的沮丧 - 匍匐飞行 - 匍匐飞行

 

《在路上》是很多驴友的口头禅,中文译著老早前就曾拜读,从此以为已了然在胸。并也以为,大可翘着二郎腿美滋滋地吸着纸烟就此和友人侃感受,直到无意中被某篇评论掀翻下地,直接大吃一惊。然后惶惶心虚,仿佛杰克.克鲁亚克正从那辆溅满泥污的哈得逊上摇下车窗,吃吃笑着我这浅薄的蠢货。真让人火冒三丈……

(以下为那篇评论摘借引用,作者不详)

“《On the Road》我先看了英文版的,再去翻文楚安的翻译版。我不能说文教授水平不高,实际上他很费力的把很多俚语都找到了中文对应。但我还要说这本书的中文译本和英文原著完全是两本顶着同一个名字的不同的书。

  根本问题在于对于“垮掉的一代”是如何理解的?如果你把他们仅仅理解成一群吸毒,不工作,听爵士乐,搞同性恋的颓废嬉皮士青年,那你的中文遣词造句只能是文楚安式的,你对他们的印象也只能是中文版《在路上》。

   “嬉皮士”运动发展到六十年代中期以后,实际上在政治和文化的双重压力下,演变成了一个"自我放纵”和“自我逃避”的群体性社会文化运动。而“垮掉的一代”,特别是以Jack Kerouac和他的同伴们穿越美国的行为为标志的,本质上是以“自我追寻”的精神需求为内在驱动的。这是两种虽然互相关联,但本质上完全不同的精神状态。

  也正因为如此,文教授的翻译让人看的如此不尽如人意,甚至可以说是完全曲解了原书的精神状态,不但混淆了“垮掉的一代”与“嬉皮士运动”的界限,也将Jack Kerouac“无意识”写作所焕发出的简洁朴素自由流淌的文风损失殆尽。

  我想,最好的了解这本书的办法,还是抛开译著直接阅读Jack Kerouac的原书吧。也许是我有点极端,我觉得这是一本不可能被翻译成另外一种语言的小说。”

 读完此评的霎那,我崩溃地觉得自己成了无知的智障,有急火攻心的沮丧。赶紧缩头缩脑四围张望了一周,踮起脚尖把别人半年前赠的原版《On the Road》从暗处翻出。别人不是别人,是纽约《哥伦比亚日报》的记者乔纳森.沃德,年初他骑车从上海到缅甸,活脱脱一个《On the Road》的现实标本。在广西我陪过他一周。喝酒胡乱侃大山时,彼此频频提起《在路上》。临出发他竟然变个魔术,把一本原版的送了给我,并在扉页题字留言,建议我best try to read this book in English……

可我是如此的愚钝,开始读了寥寥数页,自己婴儿级别的英文阅读水平在杰克行云流水的俚语面前便溃不成军,完全土崩瓦解。于是索性破罐子破摔,以忙碌无暇为托词把这书本冷藏于旮旯角落承灰。

忽然平地一声雷,把我狠狠从无所谓中炸醒。相当亢奋地谋划着,决心头悬梁锥刺骨,以移山的愚公为偶像,桌前少吃几口饭,厕里少拉几泡尿,床上少做几个梦。腾出宝贵的无聊时间,用烂几个字典,打持久战,打攻坚战。力争在有生之年能弄明白:

凭啥?

这五十年来至今,《在路上》在美国竟售出350万册,现在每年还以11万册到13万册的平均数持续增长?

何故?

杰克.克鲁亚克没有宁静地打坐,而是喧嚣地狂奔??????????????????????????????????????????

 

(原)急火攻心的沮丧 - 匍匐飞行 - 匍匐飞行

赠书者,朋友乔纳森.沃德

(原)急火攻心的沮丧 - 匍匐飞行 - 匍匐飞行

宿舍里傻坐的战斗岗位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